妮子想努力生活

开开心心

喵喵喵


黑压压的乌云密布在城市的上空,“嘿啊,哪位道友又要渡劫了”,路过小区门口的年轻人嘻嘻哈哈的开起了微博上的梗,惹来同伴爽朗的笑声。

一位六十几岁的老阿婆推了推她的老花眼镜,看了几眼那帮年轻人,一把把老头子手里的小冬瓜抢了过来“老头子,现在的年轻人说的什么嘞,我真是听不懂了,哎哟,我拿就行了,你的老腰注意点,回去我给你贴点筋骨痛”。

阿婆身边的老伴沉默的点点头。把阿婆右手的推车小菜篮拿了过来,里面有一小袋鱼,老夫妇是东边菜市卖鱼小张的常客,今天小张的媳妇要从杭州过来看他,小张一脸春风满面的送多了几天小河鱼给老夫妇。

“老头子,看天气要下雨了,我要快点回家收衣服,你快点啊,对了。别喂那么多鱼给那两只猫了,知道不”

还没等老头子回答,阿婆就穿着老北京布鞋快步的往家里走去,老头子一个人落在了后面。

老两口每次回家都会经过小区的一处靠墙的小花园。花园不大,但是靠墙的地方长满了绿萝,绿萝长得快又疯。

花园有一处靠墙的被人丢弃的红砖堆放成的砖堆,本来物业要把这些砖挪走的,可是绿萝疯狂的生长攀上那些砖,渐渐的哪里居然有了些美感,加上有些流浪猫在哪里落脚,小区的业主也不赶它们走,渐渐的哪里就成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偶尔经过的人们还会放一些吃的在砖头下面,然后悄悄离开。

老头子慢慢经过那里,忽的瞧见那里有一只灰色的花猫,那是只身材修长,毛发光亮的土猫,特殊的是它的眼睛居然一只是蓝色一只是黄色的。它经常站在一只白色的小猫旁边,如果有人经过它就会特别警惕。

那老头子也不看它,只是看了看那堆几乎被绿萝覆盖住了的红砖,他眯了眯眼睛。笑道“小猫咪!小猫咪!”,那只土猫仿佛有点不耐烦,奇怪的是,人类居然觉得一只猫有人的情绪,不一会儿,那堆红砖外面的绿萝居然唰唰的抖动了一下,从里面钻出一只毛茸茸的白色小脑袋。

那应该是一只白色的英短,应该只有几个月大,脸蛋圆圆的,全身的毛又白又服帖,一双蓝色的大眼睛清澈漂亮,一条长尾巴还一直在身后晃着。用现在年轻人的话说来,那就是一句话:“实在太萌了!”

“喵,喵喵,喵!”这叫声真是让人浑身都要酥了。只见那只白色小猫咪钻出了红砖堆。它看了看那只土猫,然后才跑过去钻到老头子的脚下喵喵的叫。

“你啊,小东西今天吃饱了么?老太婆叫我不给你们鱼吃,哈哈哈,最近我和我友仔去下棋回来还见她偷偷拿了家里的小黄鱼喂你们嘞,你们有福啦,今天小张多给了几条河鱼给我们”。

老头子笑呵呵的摸了摸小白猫的脑袋。从菜篮子里面拿出两条小河鱼放在地上,“快拿去和你朋友吃吧,哎,下雨咯”

见老头子走远了,郝眉马上喵喵的叫“KO,KO,快来,老爷爷又给我们鱼吃啦。喵喵喵,我拿不动。好大啊这两条鱼,喵!”

KO就是那只灰色的土猫,它一听到郝眉的声音就立马跳下了砖墙,立马跑到郝眉身边,舔了舔郝眉的小脑袋,一下一下的。温柔的让人看了都脸红。

郝眉开心的给KO舔着毛,一边蹭着KO的颈窝。“喵喵喵”

两只猫把那两条鱼叼回了红砖堆里,原来红砖堆成了一个个小空间。红砖后面贴着墙,绿萝贴满了红砖的另外一面,就形成了一个个隐蔽的小空间。郝眉和KO就在其中的一个空间里面搭了窝。窝还真像个家的样子,因为KO把一些人们不要的衣服拖回了小窝。还捡了几只毛线球和玻璃珠子回来给郝眉玩。

KO看着郝眉努力的吃着鱼的可爱模样,舔了舔郝眉的耳朵。想起了它们刚开始相遇的日子。

KO本来是只农场的家猫。它和它的父母在主人搬家的路上被主人不小心落下了,后来它的父母没有熬过流浪的日子,它们在给KO找食物的路上被人打死了,只剩下那时候七个月大的KO。那之后,KO便一直流浪,一边辛苦的成长着。

而遇到郝眉,KO觉得这是上天对它的救赎。KO那时候居住在一处郊区外的树洞底下,每天靠着捕食一些老鼠和一些人类的食物垃圾来维生,那天下着毛毛的细雨,人类都躲进了那些大房子里面,这时候正是KO出去找吃的好时机。

KO一如往常的在一条刚收摊的饮食街上小心晃荡,KO小心得叼起半条人类吃剩的鱼骨头开始往回走,突然它听到一声细细的叫声,KO立马能听出那是同类幼儿的叫声。

KO它知道附近很多母猫,经常生下很多猫仔,那些母猫家里养不了那么多猫,就会有人把那些幼崽放一个纸盒子里面,到时候总会有经过的女孩子把它们带走。

但是今天雨开始越下越大了,这个月份的天气,晚上冷的紧,天气特别反常。那只猫仔还能活下去么?其实它本可以一走了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那晚就鬼使神差的放下了嘴里的鱼,朝那个声音跑去。每当KO想起那时候自己的决定都觉得太好了,毕竟,它差点为此就错过了自己一辈子的伴侣。

雨越下越大。还刮起了妖风,KO朝声音跑过去,只见在一个电线杆子下面有一个破烂的小纸盒,KO一跃跳上了电线杆子旁边的一辆ofo单车。

只见破纸盒里面有一只几个月的小猫咪。白色的小猫咪毛发被雨打湿了,显得有点狼狈,但是这小猫咪毛发白的可爱,此时它睁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KO,“喵喵,喵喵,我叫郝眉,喵呜呜,我家里人不要我啦”说着漂亮的大眼睛就湿润了,可爱的猫耳朵一下子也低低的垂了下去。

KO觉得它看到郝眉的一瞬间,它的心跳,快的就像那大雨的雨滴凶猛地落在地面一样急促,真,真,真是太可爱了!

那晚KO就把郝眉从纸盒子里面叼了出来,把郝眉带回了自己的小树洞,还把找来的食物统统给了郝眉。直到它们流浪到这个小区的红砖墙里,这里的人类还算善良,经常留些食物给它们,小区里面还有蛮多老鼠,郝眉最近在长身体,刚好食物充足,所以郝眉说想留下来的时候,KO就答应了。

“KO.KO你快吃吧!”郝眉见KO在神游,便糯糯喊着,软软的粉红色肉垫踩着棉质的衣服,开心的跑过来蹭着KO的脖子,它留了一条鱼给KO呢。

KO温柔的“嗯”了一下,便跑过去吃鱼。

“哗啦啦”的雨声不断击打着红砖,但是红砖里的小天地丝毫不受影响,KO吃完鱼就躺在小窝的最里面,它的怀里还躺着吃饱了翻过身来求舔毛的眉眉。

“KO,KO,下周老三说要去小区外面的空地抓蛐蛐,上次你给我抓的蛐蛐可好吃了”说完还舔了舔舌头,小爪子还朝空中挥舞,那条白色的猫尾巴缠上KO的尾巴,在上面来回滑动。

KO看着眉眉那粉红色的小舌头,眼睛眯了眯,心里燥的很,它用爪子把眉眉圈外怀里,尾巴紧紧的缠着眉眉的微博,嘴巴还使劲的舔着眉眉的脸。

“好。到时候给你抓多多的蛐蛐吃”

“KO你太好了,我最喜欢你啦喵喵”小猫咪舔了舔KO的脖子,自己有个完美的爱人真是太幸福啦。郝眉眯着眼睛,外面是哗啦啦的雨声,旁边有自己温暖的依靠,眉眉不时就坠入了梦乡,KO看着眉眉也卷了卷身体,把尾巴搭在眉眉身上。

夜里星星很少,雨天又冷又潮湿,但是不必惧怕,毕竟心有归属,家有温度,又何惧风雨?

(没养过猫,各种描写全凭想象,抱歉啦😂)

K莫 烟草味

(打破暧昧期的告白,吸烟那段是我上大学时候的经历,拿来做个小梗)

    刚进入冬天的北京刮起了风,吹得致一门前的大树哗哗抖动它那几片摇摇欲坠的枯叶,仿佛下一秒就只能见到那干秃秃的树干了。

    郝眉在室内都要抖抖肩膀,南方来的郝眉每年都觉得北京进入冬天的时候,就是自己受折磨的时候,因为自己不仅会手脚冰冷、反应迟钝还经常容易感冒。

    为此,以前在学校免不了被愚公和猴子嘲笑一番,但每次郝眉都斗不过他们,只好呼出几口热气摸摸自己的耳朵然后气呼呼大笑着拿枕头追打他们,而肖奈则在旁边笑着看他们打闹。

    而今年则稍微有些不一样,场景从校园宿舍变成了致一的办公室,而这时候,KO已经帮郝眉泡好了热茶,送了郝眉一个已经充好电的暖手宝,而郝眉则开心的搭上KO的肩膀大呼好兄弟一辈子。惹得愚公、猴子在远处表现出一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怨恨感。

    临近下班,肖奈带着微微走出办公室 “今晚蛮冷的,大家也很久没聚会了,一起出去吃火锅吧”。郝眉大呼万岁“老三!去我们以前经常去的那一家天上宴吧,我爱死他们家的毛肚、酥肉和麻辣酱料了!”而KO则看着活泼乱跳的郝眉默默记下了那家火锅店的名字。

    肖奈带着微微、愚公、猴子、郝眉、KO一起去了天上宴。期间肖奈和微微互相喂食的行为亮瞎了猴子愚公的眼睛,但是毕竟肖奈和微微的这种秀恩爱行为,愚公和猴子已经见怪不怪。

    吃着吃着于半珊想起一个笑话,刚想找革命队员郝眉分享就看到KO把刚涮好的肥牛肉夹到郝眉成山的小碗里边,轻声对郝眉说道“慢点吃,对消化好,等下给你拿小番茄和可乐”,而郝眉一边嘟着嘴呜呜的吃着嘴里的鱼丸,一边笑眯眯的朝KO猛点头。

    看的于半珊一把捂住自己的小心脏,心里默念:噢上帝啊,我觉得我已经饱了!真的!

    夜深了,肖奈只开了一辆车来,车子只能坐四个人,而猴子已经有点微醉,郝眉笑道:“老三,你送他们回去吧,我也有点晕,这里离家不远,我和KO搭车回去就行了”。肖奈看了看KO,笑着带走了微微和两个醉鬼。

    今晚的郝眉显得异常开心,所以猴子他们喝酒的时候,KO默许了他喝一点点,冬天夜里的风刮得有点大,KO把郝眉脖子上的围巾裹得更紧了一点。但郝眉觉得没那么冷“KO,我们去前边的车站吧,这边不容易等车,正好我觉得有点晕,想吹吹风”,KO点点头。

    冬天的夜晚特别的安静,站灯有些昏黄, KO看着远方,突然想起今晚在火锅店遇到的一个打工的小男孩,那个孩子倔强的眼神仿佛想起了以前的自己,那时候他的父母刚去世,他举目无亲只能到县城的酒楼后厨当洗碗的童工,那时候的老板特别黑心肠,不仅工资给的少,而且自己干活不利索还会被骂被打,还好酒店后厨的厨师长待自己不薄,经常做些吃的给自己。

    郝眉坐在长椅上侧头看向旁边站着的KO,只见男人摸了摸口袋拿出一包烟,修长而满是茧子的手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右手插在口袋里,左手在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男人突然看向自己,郝眉吓了一跳,只见男人带着眷恋又柔情的眼神看了下自己,然后点上烟走到了自己右手边。

    郝眉转头看他“KO,你怎么换了个方向?”

    KO吸了一口烟,回头看着郝眉“你讨厌吸烟,风往我这边吹,你闻不到烟味。”郝眉当下觉得心里一紧,这个男人可真是…..,郝眉笑了笑。

    其实空气中还是会漂浮着些淡淡的烟草味,但是旁边站着的人是KO,郝眉第一次觉得自己一向憎恨的烟草味居然有那么一丝丝的好闻。

    空气中开始浮动着一丝暧昧不明的气息,仿佛似一场毛毛细雨。压抑的、说不清的、甜蜜的气氛在两个人周边扩散,而此时,两个人全部的感官在这一刻显得特别的敏感。

    郝眉抬起头看向天空“KO,我知道你对我好”。一句话,像一把剪刀,撕破了那禁忌的窗户,一瞬间KO顿住了,心脏跳得特别慢,过了好一会儿,KO才艰难地吐出一个字“恩”。

     “KO ,我知道”  郝眉笑了笑 “我都知道”。

    其实郝眉不傻,他纯真善良却不会不知道谁对他的好,一个正常人,有血有肉,感情分明,爱情和咳嗽实在太难隐藏。

    郝眉刚开始会觉得KO对自己好是因为他是他的兄弟、朋友,但是仔细一想,有哪个兄弟会对自己那么好的,自己说想吃什么,KO就给做。自己喜欢什么,KO就给买。自己觉得工作累,KO就帮自己完成。自己踢被子,KO就帮自己盖好不允许着凉….,有很多的迁就,有很多的吃醋,有很多的疼惜,有很多的维护,有些东西像是习惯,渗透在郝眉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那些以照顾为名义的爱早已越界,郝眉再怎么傻也是知道区分的。

    郝眉也曾经迷茫过,也曾经怀疑过,不过当那个男人刚才走到自己的下风向的时候,自己的心就已经失控了。

    “KO,你知道我的习惯,其实我也知道你的习惯呢。我知道你不喜欢不整洁,我知道你喜欢吃南瓜和牛肉,我知道你喜欢吸烟一周起码要抽半包烟,我知道你曾经想留长头发,但是我说还是现在的你看起来顺眼,你就没剪成,我知道你喜欢穿黑色简单的衣服,我知道你不喜欢在大太阳底下晒、我…..其实知道好多的”。

    “郝眉!”KO镇定了好一会才说出那两个字,他觉得自己的声音明显在颤抖。

    “KO,你想过将来么?”

    KO把手里的烟弄灭,他看向郝眉,郝眉也转过头看他。“想过,只要有你,我就不害怕将来”。

    郝眉直直的看着眼前站的笔直的男人“可是谁都没有办法保证将来,你如果想逃跑呢?”

    “我不会跑,自从父母去世以来,我一直觉得生活便是活下去,而遇见你,我却想好好活下去,只要待在你身边就好,哪儿….我都不愿意去”

    郝眉突然哈哈笑起来,调皮的朝KO眨眨眼“你用什么保证?多年的夫妻都会分手呢?如果我们在一起,你会爱我多久?我们能走多久?一年?两年?还是….”

    “郝眉!”郝眉被KO严肃的神情吓到了,KO走到郝眉面前,温柔的看着郝眉,摇摇头“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郝眉,我想和你过一辈子。”

    郝眉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其实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坚强,突然眼里酸痛的不行,有些东西让眼前的男人模糊起来,郝眉轻声笑了一下,伸出双手撒娇道“KO,我们回家吧,回我们的家。”

    那一刻,KO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口长满了青苔的枯井,那一瞬间井水汹涌而出,又酸又涩又甜蜜又温暖,把自己从头到尾浇了一遍,似清风,似雨露,酸甜苦辣一并涌上心头,仿佛那些过去的黑暗和痛苦在一瞬间都被郝眉一一的抹除。

    KO只记得那天夜里,他背着郝眉,仿佛是背着全世界,即快乐又幸福,郝眉像个小孩子一样跟自己说起了他小时候的趣事,那天夜里,郝眉还跟他说了五个字,那是KO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我爱你,KO。

生活这两个字,对我而言还是太难了,生存与活着,好写但是重如千斤

KA同人,车,试试链接

https://m.weibo.cn/2884602612/407509332952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