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子想努力生活

做人最重要就是开开心心

区区“情敌”

(K莫身边来了位会耍心机的“情敌”,中途有“车”,情敌梗取材于某电视情感节目,不喜欢情敌梗或者“车”的各位宝宝记得自己避雷。车放底下评论了)
 
10月7日晚上10点  A市

KO一直无法习惯那些太过于上流社会的所谓宴席,天花板上面那些炫目多彩的欧洲顶灯、身着暴露的各式宴会短裙、阿谀奉承的虚情假意,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原因要陪肖奈来应酬,KO宁愿穿着围裙在家做最近郝眉喜欢的蒜香烤鱼。
 
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回家了,小家伙今天一大早就发了张照片过来,照片里的郝眉刚刚洗完澡出来,浴室里雾气缭绕,郝眉舔着手指用湿漉漉的眼睛挑逗的看着镜头,身上什么也没穿,照片最底下刚刚能拍到若隐若现的已经半勃起的xing器,发完照片,郝眉还传了句语音过来,“KO,我好想你,下面也很想”,搞得KO一大早就要去卫生间泻火,忍无可忍给眉眉发了“回去gan死你”的信息后,眉眉一直没回信息,KO想到郝眉一脸羞涩的样子就忍不住笑出声。

 
“KO先生?”

 
只见一位身着白色低胸西装的长发美女走过来,周围的好些人因着这位外貌出众的美女而看向KO的方向。:“你好,你是致一的…KO先生?”

 
KO看了眼对方,原来是此次合同签约方的尚德公司老总的女儿,也是尚德与致一接头合同生意的副总裁。“是的,你好梁小姐”

 
梁思韵笑了笑,“不用见外,我们之前谈论游戏的时候也见过,叫我思韵就行”还未等KO皱眉发话,她已经继续说下去:“说起来你们公司那套新游戏的程序,我觉得….”
 

聊到工作问题,KO立马打起精神,一一仔细的回复了梁思韵提出的质疑,待KO说完,梁思韵点点头:“恩,不错,不愧是致一,我们一直听说你们的美名,这些日子倒是真见识了,对了,你们是在B市吗?过段时间我还要带人去你们公司商量收尾的具体情况”

 
“是的”KO想了想“梁总,你可以让总经理过来就行了,不用您亲自跑一趟的”

 
梁思韵摇摇头“我父亲一直希望我继承公司,但是我现在的成绩还不够他满意,和你们致一的这个合同是我第一个自己谈下来的,自然是全程要跟着的,好了,我还要过去招待几个客人,先过去了,祝你今晚玩的愉快”

 
KO礼节性的笑了笑:“谢谢”。

 
这时候肖奈也结束了敬酒环节跑了出来,“KO,差不多了,我们走吧,明天九点飞机回B市了”

 
KO听完眼睛一亮,微微颔首“我这就告诉眉眉”

 
疲惫的肖奈也难得露出了笑容:“我家微微也早盼着我回家了,走吧”

 
10月8日下午1点,B市

 
“KO怎么还不回来啊!”离原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郝眉等不及的扔下手里的抱枕,脸贴在窗上面使劲儿往外看,不一会儿,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郝眉的眼睛忽的亮起来,郝眉顾不得穿拖鞋,连忙跑到玄关处。

 
“KO!!KO!!你怎么才回来!”郝眉心心念念的人终于回来了,郝眉一下子跳到KO身上,双脚攀在KO腰上,脸蛋还使劲蹭着KO有点胡渣的右脸。郝眉埋在KO脖子里深深地吸了口气,恩,是KO身上清冽的沐浴露的味道。

 
KO又何尝不受相思之苦“眉眉,我回来了!”。

 
KO紧紧地双手抱着郝眉,伸出左手呼噜了下郝眉的鸡窝头,KO笑了笑:“天气转冷了,又不穿棉拖,该打!下次出差我就把你塞到我衣服里,一起带上飞机”

 
“哼”郝眉听了心里甜蜜着呢,但是就是傲娇的哼了一声,我郝眉真男子汉才不稀罕呢,下次,我一定自己跑到A市去吓死你。

 
抱够了,郝眉连忙从KO身上下来,看着KO有些憔悴的面容,郝眉着实心疼,“KO、KO,我煲了些白粥,配着小菜,你吃些吧,这段时间肖扒皮那么剥削你,吃了就给我好好睡一觉!听到没有!”

 
郝眉连忙抢过KO手里行李,KO看着心疼的推着自己过去喝粥的郝眉,心里暖的仿佛还是六月的盛夏一样。

车走链接☞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0655891501838#_0

 
肖奈和KO回致一之后,生活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过了几日,尚德公司果然来人了。听说还有美女,愚公还特意打扮了一番,郝眉嘲笑他活像个脱毛孔雀。

 
“梁总这边请,这就是我们致一”肖奈领头带着梁思韵他们进来了,众人偷偷的打量着对方。

 
A员工:“哇靠,美女啊”
 
B员工:“真的啊,我觉得跟大嫂不相上下哦”
 
C员工:“让开,让开,我要看!”

 
“咳咳!”肖奈假装咳嗽了一下,一众人连忙安静的投以微笑,肖奈一一介绍了众人,待梁思韵看到KO的时候,不由笑了笑,郝眉觉得这个什么梁思韵看KO的眼神让他特别不舒服,但是自己好歹是个男人,就当自己乱吃醋吧,郝眉也没说什么。

 
肖奈为了尽地主之意,结束工作后请了梁思韵一行人和致一的众人去吃饭。

 
地点选在郝眉喜欢的海鲜阁,郝眉因为上个月吃多海鲜拉肚子之后,被KO禁止吃海鲜有段时间了,得了KO的允许,郝眉便专心吃起了他眼前的避风塘炒蟹,而KO则细心的给郝眉拨肉。

 
“梁总,来来,你快尝尝,这家厨师来自香港,做的香港菜可正宗了!”肖奈和KO已经有家室了,所以美女的陪伴工作就交给了于半珊和丘永侯。

 
“谢谢”梁思韵是那种典型南方姑娘,娇小迷人,鹅蛋脸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迷得愚公也是脸红得不得了。不过他并没注意到梁思韵看向KO和郝眉的眼神。
 
酒过半巡,众人打算去K歌,刚到KTV没多久郝眉就觉得肚子有些疼去了卫生间,过了一会没见人回来,KO就担心的告诉肖奈自己要去找郝眉,等会的就不会去了。

 
“眉眉你没事吧?”KO扶着郝眉走到KTV会所外面。

 
“没事了KO,只是肚子还有点疼,我歇歇就行”看着KO黑下来的脸色,郝眉大呼不好。两人正准备走。突然贝微微跑了过来。

 
“KO师兄你的西装外套落在KTV里面了,郝眉师兄你还好么?”

 
“微微,我没事儿!哥好着呢,你快回去吧,老三怎么让你出来送衣服的, 这天晚上可冷了”郝眉连忙摇摇头。

 
微微笑道:“没事,是梁总发现KO师兄外套落下了,叫我送过来的”

 
“谢谢了微微,我要先送郝眉回去了”KO接过西装。

 
“恩恩好的,你们路上小心”告别了贝微微,两人就回了家。第二天是周末,郝眉起床的时候已经早上十点半了。
 

“呼,KO,我饿了”郝眉揉了揉眼睛,走到厨房。

 
KO亲了亲郝眉的额头“乖,给你做了皮蛋瘦肉粥和小笼包,等会就能吃了”
 

KO夏天的时候晒成了古铜色肌肤,此时KO赤裸的上身围着前段时间郝眉买的浅蓝色波点围裙,下身穿着未扣上拉链的七分牛仔裤,从郝眉的角度能看到KO结实的八块腹肌,KO的手臂健壮有力,因为厨房热,有些汗从KO的额头沿着完美的锁骨流到胸口,再沿着 胸口落到腹肌,最后消失在下半身的黑色毛发里。

 
郝眉看的口干舌燥,伸手就从KO身后摸向KO的腹肌,粉红色的小舌沿着KO背后的发达的肌肉,使劲地把汗水舔掉,又轻轻地在上面咬了一口。

 
“郝眉!”KO的背部肌肉瞬间紧绷了,这小鬼头简直是在玩火。

 
“铃铃铃!!!”

 
一阵铃声瞬间打断了厨房yinmi的气氛。

 
“嘻嘻,KO是你的电话!!”郝眉连忙跑走了,他还没吃早餐,相比于帮KO泻火,还是早餐最大哈哈哈哈。

 
KO无奈的放下手里的勺子,拿起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来电,KO皱了皱眉。

 
“你好”

 
“啊,KO么,我是思韵啊,没打扰到你休息吧,实在没办法,我手机落在你西装里了!”

 
“你手机怎么可能在我这里。”KO有些不悦。

 
“真的,昨晚不见了,麻烦你帮看看吧,我手机里很多信息呢,拜托了”

 
KO只好走到客厅,拿起自己昨晚扔在沙发上的西装,KO开的免提,郝眉也过来帮忙了。

 
谁知道,一摸KO的西装口袋,还真有一部手机,手机加了密码没法打开,但是锁屏封面是梁思韵穿着低胸礼服的照片。郝眉有些不开心的把手机交给KO。

 
KO愣了下:“是在我这里…..”
 
 
“真是太对不起了,可能是昨晚搞混了,要不这样吧,我去你家拿吧,顺便谢谢你,你看怎么样?”对面女生娇滴滴带着撒娇的声音让KO极度不适。

 
KO和郝眉一样冷着脸“不用了,你住哪里。我叫人拿给你”
 
 
“….”沉默片刻“好的,谢谢你了KO,改日请你吃饭”

 
待挂了电话,郝眉已经把粥端到桌上了,直接吐槽“还真巧,昨晚她都坐在肖奈那边,跟我们隔了有六个人呢,怎么就把手机落你西装里了,真够巧哈”

 
KO有些惊慌的上前抱住郝眉“眉眉,我见你不舒服就跑去卫生间找你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她手机在我这里,眉眉”
 

“和你在一起三年了,能不知道你么,那女的明显是故意放你西装里的,怪不得昨晚她叫微微来给你送西装,还想来我们家呢,哼”郝眉白了一眼,“够了,吃饭吧,我饿了”
 

KO黑了脸,发短信叫猴子酒帮忙把手机拿走。便把梁思韵的号码删除了。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结束了,谁知道梁思韵还未打算离开B市。
 
第二天一早,郝眉和KO和往常一样一起来到公司。
 

郝眉一进来就见愚公一大早就趴在办公桌上面“躺尸”。
 

“干嘛,愚公你又便秘啦”郝眉从抽屉里拿出一袋小零食,刚想开,KO就拿走了,温柔的揉了揉郝眉的脑袋“乖,别吃太杂,晚上给你做牛杂煲”

 
郝眉笑呵呵的捧着KO的脸亲了一大口“KO你最好了,我今天就想吃牛杂来着”

 
愚公看着他们撒狗粮。刚想开口喊无人性,忽然看到郝眉手上亮金金的戒指,刚想大声呼叫,致一就来了位“瘟神”。
 

“大家早上好!”梁思韵一大早就跑到了致一,还给大家伙买了早餐。众人连忙上前去,愚公也道了谢:“哎,梁总你太破费了吧,哎这份是?”

 
只见梁思韵拿出单独的一份早餐朝KO走去。愚公觉得眼皮直跳。

 
梁思韵有些羞射的走到KO跟前“那个KO,谢谢你帮我找到手机,你还没吃早餐吧,这个给你,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叫酒楼做了三份不同的早点,你看看喜欢么?”
 

郝眉从笔筒里抽出一根棒棒糖,笑着看向他们,并不说话,致一众人都特么傻掉了,WTF,那个女人在干什么,我们KO,不,KO早就是我们眉眉哥的了。

 
KO冷笑一声,走到郝眉身边,拉起郝眉的左手:“梁总,不用了,我和我老公今天早上已经在家里吃过了”
 

亮瞎梁思韵和一众致一吃瓜群众的是郝眉和KO手上同款大钻戒。
 

“你….怎么会,不可能”梁思韵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郝眉倒是最吃惊“咦,你什么时候给我戴上的!!我都没注意到”

 
“眉眉昨晚你睡着了,我给你戴上的,是订做的卡地亚,所以花了点时间,我回B市那天去拿的”KO温柔的揉了揉郝眉的脑袋笑道。
 

“咦!这是订婚戒指还是结婚戒指?”郝眉想起过年的时候妈妈爸爸偷偷问自己,KO和自己有没有结婚的打算,自己还说没有来着,怎么突然就要结婚了?

 
“是订婚戒指,结婚戒指比这个多些钻,结婚的日子,妈妈说要她找人算过呢”
 

“啊,是这样啊”郝眉摸了摸上面的钻石“这款式我喜欢,不过结婚戒指我有自己想要的款式”

 
“好”

 
待梁思韵摔烂了早餐,众人连忙恭喜调戏郝眉之后,郝眉回到家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像做梦一样。

 
“哎,KO,刚才微微师妹说什么来着??”

 
“肖奈说叫你不用在意尚德,你比尚德重要多了,贝微微说到时候给你送份大礼物”KO说着给郝眉递过果汁。

 
“你跟爸妈说过了?”

 
“说了,妈妈说下个月让我们回家,把日子定了”

 
“啊!”郝眉迷糊的坐在沙发上,只见KO单膝下跪,拿出一只玉镯。

 
“眉眉,我父母早逝,家里穷,这只玉镯是母亲的唯一嫁妆,现在我想把它交给你,你,你愿意么?”KO语气中有些颤抖,他温柔的笑着看向郝眉。

 
郝眉也蹲下来,小心的接过那只玉镯;“我这人懒毛病一大堆,对你,也只会爱你这一件事,我接下这个玉镯,你可要做好准备了”郝眉想起这些年他和KO走过的风风雨雨,眼角也有点红,“我们在一起就是家,KO”

 
“恩”KO紧紧地拥抱住郝眉。“谢谢你,眉眉。”

 
“嗯哼,那是,最疼你的就是你眉哥我了,对了,今晚吃什么来着?”

 
“糖醋排骨、牛杂煲、棒棒鸡、鱼香茄子和冬瓜汤”

 
“耶,都是眉哥我爱吃的,快,KO我帮你忙….我饿了”
 

“我这就去做”

 
KO和郝眉的故事就是那么简单的故事,区区“情敌”,实乃抵不的过幸福二字。

评论(4)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