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子想努力生活

做人最重要就是开开心心

K莫 烟草味

(打破暧昧期的告白,吸烟那段是我上大学时候的经历,拿来做个小梗)

    刚进入冬天的北京刮起了风,吹得致一门前的大树哗哗抖动它那几片摇摇欲坠的枯叶,仿佛下一秒就只能见到那干秃秃的树干了。

    郝眉在室内都要抖抖肩膀,南方来的郝眉每年都觉得北京进入冬天的时候,就是自己受折磨的时候,因为自己不仅会手脚冰冷、反应迟钝还经常容易感冒。

    为此,以前在学校免不了被愚公和猴子嘲笑一番,但每次郝眉都斗不过他们,只好呼出几口热气摸摸自己的耳朵然后气呼呼大笑着拿枕头追打他们,而肖奈则在旁边笑着看他们打闹。

    而今年则稍微有些不一样,场景从校园宿舍变成了致一的办公室,而这时候,KO已经帮郝眉泡好了热茶,送了郝眉一个已经充好电的暖手宝,而郝眉则开心的搭上KO的肩膀大呼好兄弟一辈子。惹得愚公、猴子在远处表现出一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怨恨感。

    临近下班,肖奈带着微微走出办公室 “今晚蛮冷的,大家也很久没聚会了,一起出去吃火锅吧”。郝眉大呼万岁“老三!去我们以前经常去的那一家天上宴吧,我爱死他们家的毛肚、酥肉和麻辣酱料了!”而KO则看着活泼乱跳的郝眉默默记下了那家火锅店的名字。

    肖奈带着微微、愚公、猴子、郝眉、KO一起去了天上宴。期间肖奈和微微互相喂食的行为亮瞎了猴子愚公的眼睛,但是毕竟肖奈和微微的这种秀恩爱行为,愚公和猴子已经见怪不怪。

    吃着吃着于半珊想起一个笑话,刚想找革命队员郝眉分享就看到KO把刚涮好的肥牛肉夹到郝眉成山的小碗里边,轻声对郝眉说道“慢点吃,对消化好,等下给你拿小番茄和可乐”,而郝眉一边嘟着嘴呜呜的吃着嘴里的鱼丸,一边笑眯眯的朝KO猛点头。

    看的于半珊一把捂住自己的小心脏,心里默念:噢上帝啊,我觉得我已经饱了!真的!

    夜深了,肖奈只开了一辆车来,车子只能坐四个人,而猴子已经有点微醉,郝眉笑道:“老三,你送他们回去吧,我也有点晕,这里离家不远,我和KO搭车回去就行了”。肖奈看了看KO,笑着带走了微微和两个醉鬼。

    今晚的郝眉显得异常开心,所以猴子他们喝酒的时候,KO默许了他喝一点点,冬天夜里的风刮得有点大,KO把郝眉脖子上的围巾裹得更紧了一点。但郝眉觉得没那么冷“KO,我们去前边的车站吧,这边不容易等车,正好我觉得有点晕,想吹吹风”,KO点点头。

    冬天的夜晚特别的安静,站灯有些昏黄, KO看着远方,突然想起今晚在火锅店遇到的一个打工的小男孩,那个孩子倔强的眼神仿佛想起了以前的自己,那时候他的父母刚去世,他举目无亲只能到县城的酒楼后厨当洗碗的童工,那时候的老板特别黑心肠,不仅工资给的少,而且自己干活不利索还会被骂被打,还好酒店后厨的厨师长待自己不薄,经常做些吃的给自己。

    郝眉坐在长椅上侧头看向旁边站着的KO,只见男人摸了摸口袋拿出一包烟,修长而满是茧子的手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右手插在口袋里,左手在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男人突然看向自己,郝眉吓了一跳,只见男人带着眷恋又柔情的眼神看了下自己,然后点上烟走到了自己右手边。

    郝眉转头看他“KO,你怎么换了个方向?”

    KO吸了一口烟,回头看着郝眉“你讨厌吸烟,风往我这边吹,你闻不到烟味。”郝眉当下觉得心里一紧,这个男人可真是…..,郝眉笑了笑。

    其实空气中还是会漂浮着些淡淡的烟草味,但是旁边站着的人是KO,郝眉第一次觉得自己一向憎恨的烟草味居然有那么一丝丝的好闻。

    空气中开始浮动着一丝暧昧不明的气息,仿佛似一场毛毛细雨。压抑的、说不清的、甜蜜的气氛在两个人周边扩散,而此时,两个人全部的感官在这一刻显得特别的敏感。

    郝眉抬起头看向天空“KO,我知道你对我好”。一句话,像一把剪刀,撕破了那禁忌的窗户,一瞬间KO顿住了,心脏跳得特别慢,过了好一会儿,KO才艰难地吐出一个字“恩”。

     “KO ,我知道”  郝眉笑了笑 “我都知道”。

    其实郝眉不傻,他纯真善良却不会不知道谁对他的好,一个正常人,有血有肉,感情分明,爱情和咳嗽实在太难隐藏。

    郝眉刚开始会觉得KO对自己好是因为他是他的兄弟、朋友,但是仔细一想,有哪个兄弟会对自己那么好的,自己说想吃什么,KO就给做。自己喜欢什么,KO就给买。自己觉得工作累,KO就帮自己完成。自己踢被子,KO就帮自己盖好不允许着凉….,有很多的迁就,有很多的吃醋,有很多的疼惜,有很多的维护,有些东西像是习惯,渗透在郝眉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那些以照顾为名义的爱早已越界,郝眉再怎么傻也是知道区分的。

    郝眉也曾经迷茫过,也曾经怀疑过,不过当那个男人刚才走到自己的下风向的时候,自己的心就已经失控了。

    “KO,你知道我的习惯,其实我也知道你的习惯呢。我知道你不喜欢不整洁,我知道你喜欢吃南瓜和牛肉,我知道你喜欢吸烟一周起码要抽半包烟,我知道你曾经想留长头发,但是我说还是现在的你看起来顺眼,你就没剪成,我知道你喜欢穿黑色简单的衣服,我知道你不喜欢在大太阳底下晒、我…..其实知道好多的”。

    “郝眉!”KO镇定了好一会才说出那两个字,他觉得自己的声音明显在颤抖。

    “KO,你想过将来么?”

    KO把手里的烟弄灭,他看向郝眉,郝眉也转过头看他。“想过,只要有你,我就不害怕将来”。

    郝眉直直的看着眼前站的笔直的男人“可是谁都没有办法保证将来,你如果想逃跑呢?”

    “我不会跑,自从父母去世以来,我一直觉得生活便是活下去,而遇见你,我却想好好活下去,只要待在你身边就好,哪儿….我都不愿意去”

    郝眉突然哈哈笑起来,调皮的朝KO眨眨眼“你用什么保证?多年的夫妻都会分手呢?如果我们在一起,你会爱我多久?我们能走多久?一年?两年?还是….”

    “郝眉!”郝眉被KO严肃的神情吓到了,KO走到郝眉面前,温柔的看着郝眉,摇摇头“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郝眉,我想和你过一辈子。”

    郝眉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其实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坚强,突然眼里酸痛的不行,有些东西让眼前的男人模糊起来,郝眉轻声笑了一下,伸出双手撒娇道“KO,我们回家吧,回我们的家。”

    那一刻,KO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口长满了青苔的枯井,那一瞬间井水汹涌而出,又酸又涩又甜蜜又温暖,把自己从头到尾浇了一遍,似清风,似雨露,酸甜苦辣一并涌上心头,仿佛那些过去的黑暗和痛苦在一瞬间都被郝眉一一的抹除。

    KO只记得那天夜里,他背着郝眉,仿佛是背着全世界,即快乐又幸福,郝眉像个小孩子一样跟自己说起了他小时候的趣事,那天夜里,郝眉还跟他说了五个字,那是KO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我爱你,KO。

评论(10)

热度(119)